欢迎访问信用中国(湖南娄底)官方网站!今天是:
听说要拘留,“老赖”立马凑齐50万

来源 :解放日报 访问次数 : 发布时间 :2020-09-07

  凌晨5时,天空刚泛起鱼肚白。闹钟还没响,浦东法院执行局法官助理陈喆就已经醒了。他一边洗漱,一边在脑海中快速过了一遍即将开展的强制执行方案。

  “前一天晚上我加了个班,把这两起案子的卷宗又研究了一遍,但晚上还是没睡好,总怕睡过头。”清晨6时许,记者在浦东法院执行局门口见到陈喆时,他看起来精神抖擞,丝毫不像没睡好的样子。

  “甩手掌柜”账上只剩7.91元

  第一个强制执行对象沈某,原本是川沙当地一家医用包装生产厂家的老板。沈某和父亲共同经营时,生意尚可,但随着沈某与父亲闹翻,老父亲一气之下不再管理工厂,工厂的经营状况每况愈下。“沈某像个甩手掌柜,什么都扔给所谓的管理人团队,从上家买进原材料,付没付钱、有没有投入生产,他全不知道。”陈喆说,到目前为止,沈某已欠了七八家上游企业总计近600万元,这些企业陆续向法院起诉要求沈某还钱。

  因为沈某拒不履行生效判决,去年6月开始,这些案子陆续交到浦东法院执行局执行。起初,沈某态度很好,每次陈喆联系他都很配合,还给出一份还款计划。“今年疫情暴发,医疗物资需求大,我们觉得沈某的厂子有抢救的可能,所以组织沈某和债权人达成和解协议。”但没想到,沈某在达成协议后态度大变,不仅违约拒不履行,就连法官传唤其到庭说明情况也置之不理,玩起“人间蒸发”,法院决定对其强制执行。

  “沈某名下的房子早就卖了,40多岁也没成家,这些年一直在外租房。我们花了不少功夫,才摸排到他最新的住址。”上午7时不到,陈喆等人赶到南码头路一家酒店式公寓,沈某就租住在这里。

  敲开房门,20多平方米的公寓里随意堆放着衣物,门边的洗碗池里还摆着未吃完的方便食品。沈某睡眼惺忪,不过看到来的是陈喆,他立马明白了来意。“我真的没钞票了。”沈某坐在沙发上,嘴里不停嘟囔着。在同行的浦东公证处公证员祁振海的见证下,法官助理徐嘉辉对沈某的住所进行了简单搜查,其中一张今年3月底的存款单显示,账上只有7.91元。

  看到沈某戴上手铐被带走,公寓物业忍不住念叨:“好几个月水电费没付了。”

  逃避执行被处15日司法拘留

  按照规定,被处以司法拘留的沈某要到指定地点进行核酸检测。驱车赶往检测点的路上,陈喆也没闲着,他给另一位失信被执行人刘某打了电话,要求其自行前往检测点配合调查。

  8时30分许,陈喆等人回到了执行局。经过两小时的奔波,陈喆的制服早已被汗水打湿。匆匆吃完早饭,陈喆回到办公室,开始整理之前沈某、刘某的案卷材料,准备对两人再做一次笔录。

  在今年7月沈某做的一份笔录上,记者看到,沈某承诺在8月20日前将其中3起案件的欠款还清,余下几起案件争取在今年底前还清。当天做笔录时,沈某坚称自己已经还了3万元,剩下的几百万元打算慢慢还,并非有意拖延。

  沈某名下确实没查到可供执行的财产,就连做核酸检测的钱都是陈喆垫付的。“我之前已经告诉他,没钱可以打工、做生意,慢慢还,关键是态度要端正。”陈喆说,但沈某非但没找工作,还用虚假承诺欺骗债权人,这种抗拒执行的态度,将让沈某面临15日司法拘留。

  司法威慑“老赖”当场还钱

  刘某在浦东经营一家餐饮店,从去年开始拖欠房东租金、工人工资等。今年,他向陈喆提出,因为疫情生意不好做,希望能延长还款期限。考虑到小微企业经营不易,陈喆同意了,并组织刘某和债权人达成每月分期还款的协议。不料,和沈某一样,刘某拒不付钱,还私自把店铺的法定代表人从自己的儿子变成了他人,试图以此来逃避处罚。

  在做笔录时,刘某一直强调,这事和儿子无关,“我只是把店铺挂在他名下,以后再交给他。现在还是我在经营,他都不怎么去店里”。“既然如此,你为什么要在前两个星期变更法定代表人,是不是为了逃避执行?”面对陈喆的讯问,刘某无话可说,表示自己不懂法律,以为这样儿子就不用承担责任。

  “今天这两人,都是非常典型的‘老赖’。如果盯得不紧,或者态度好一点,他们就会继续拖着。”正如陈喆所言,刘某在得知要被拘留后,态度大变,原本找不到的店铺其他股东、儿子都能联系上了,他们也承诺上午便赶到执行局还钱。

  上午11时30分许,距离陈喆开始工作已经过去5个半小时,但他的精神看上去依旧饱满。刚刚做完笔录,他立刻组织刘某等人与申请执行人协商。这次,刘某非常爽快地当场拿出50多万元,清偿了相当一部分债务,取得了申请执行人的谅解。

  “下午我打算再去做个调查,有个债主可能伪造了虚假的租赁合同,想以此阻止法院执行。”陈喆坦言,随着疫情防控逐渐平稳,法院的执行工作也开始忙碌起来,一天执行好几个案子逐渐成为常态。


文章关键字: 沈某 陈喆 浦东 法院 执行局